【外國到香港集運】 【外國到香港集運】 
【外國到香港集運】 
宋怡明憶傅高義:離世前還在為中美友好努力
//6088844.vip   2021-01-16 00:15:44


哈佛大學費正清研究中心主任宋怡明(左上)(視頻截圖)
  中評社北京1月16日電(記者 張爽)哈佛大學費正清研究中心主任宋怡明在“東亞的理解與共鳴:哈佛大學傅高義教授追思會”上回憶了傅高義離世前與他的最後一通電話:2020年12月16日,傅老師住院開刀以後已經沒辦法用電腦,平時用電子郵件聯繫的兩人打了通電話,這也是宋怡明最後一次與傅高義通話。傅高義在電話中希望哈佛大學的老師跟中國一些名牌大學的同事們一起寫一個改善中美關係的宣言。

    “他離開人間的前幾天,還在為他的歷史使命努力。”宋怡明說。

   宋怡明還記得,2015年年底,哈佛大學校長讓他擔任費正清中國研究中心主任,他打了幾個電話向老師們、同事們、朋友們請教要不要去做,第一個電話就打給了傅高義。“這並非偶然,他對我來說,老師、同事、朋友三個(身份)都是,這幾年他給我的指導,給我的支持,都是我一輩子不會忘記的。他的確是所謂的恩師、良師益友。”

   宋怡明說,傅高義老師在教導學生的時候,經常說一句話,“社會學研究最重要的是交朋友”,(in sociology,the most important thing is to make friends),而傅高義本人則是把這個學術口號當做了自己一生的宗旨。

   “北京飯店的餐廳里之前掛了幾個大字‘我們的朋友遍天下’,我覺得很可惜,沒有在這八個字之下給傅老師拍個照,因為這幾個字真的可以概括傅高義老師的一生。”

   為了準備這場的追思會,宋怡明打開了郵箱,搜索出傅高義發給他的郵件。宋怡明在哈佛大學擔任過的幾個職務幾十年前傅老師也曾擔任過,所以數次向他請教。在成百上千個郵件中,宋怡明發現最常見的是這幾句話:“How can I be helpful to you?(我可以怎樣幫助你?)I will do everything I can to be supportive.(我會想盡種種辦法來幫助。)I will exert myself to support you.(我會盡力支持。)

   宋怡明相信不僅僅是他,在場的好幾位嘉賓如果也翻看郵件,會有同樣的感覺。在宋怡明看來,傅高義為人處世的態度是因為他本來就是個非常友善的人,但最近在跟同事討論的時候他才意識到,傅老師這樣的態度還有另一層深意,“對傅老師來說,我們在校園的生活、在校園的工作,包括我們做學問、教學、做研究、寫書等等,不单是一種專業,也是一種使命(scholarship was not just a job,but a mission)。”

   “我們這行的確是為了服務更高的一個目標而從事的。(It's true. Scholarship could serve a higher purpose.)。我們做學問可以使人們改善他們的理解,可以改善政策的選擇,就是因為如此,傅老師一直很支持學術界跟政治領域的交流。即使學校有人反對的這樣去做,他還一直保持這種做法。”宋怡明說。
 


【外國到香港集運】 


掃描二維碼訪問中評網移動版 【外國到香港集運】 【外國到香港集運】 掃描二維碼訪問中評社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