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國到香港集運】 【外國到香港集運】 
【外國到香港集運】 
新時代深化國有企業改革向何處發力
//6088844.vip   2021-01-17 09:03:33


在中國經濟體制從計劃經濟體制向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轉型過程中,國有企業改革一直是中國經濟體制改革的中心環節。
  中評社北京1月17日電/黨的十九屆五中全會提出,深化國資國企改革,做強做優做大國有資本和國有企業。進入新發展階段,進一步深化國資國企改革究竟應該向何處發力?我們必須從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戰略全局和世界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兩個大局”的基本出發點來謀劃。2020年出台了《國企改革三年行動方案(2020—2022年)》,這是立足“兩個大局”、滿足新發展階段新要求的國有企業改革系統深化的行動計劃,對整體、系統和協同地實質推進國有企業改革深化、進一步完善社會主義基本經濟制度具有重要意義。

  新階段新形勢新要求

  經濟日報發表中國社會科學院經濟研究所所長黃群慧文章表示,“十四五”時期,中國將開啟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新征程,經濟發展轉向高質量發展階段,世界步入百年未有之大變局的深度變革期,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深入發展,新冠肺炎疫情在對全球經濟社會短期衝擊後還將帶來深遠的影響。當前中國深化國有企業改革必須認清這個歷史方位、時代背景、國內國際“兩個大局”與經濟發展新形勢。黨的十八大以來,習近平總書記關於國有企業改革發展發表了一系列重要論述,給中國國有企業改革發展指明了方向,提出了全方位的新要求。

  面對新階段、新形勢、新要求,一方面,從國有企業使命與定位來看,國有企業必須服務於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戰略全局,堅持黨的全面領導,在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新征程中發揮關鍵作用,成為現代化經濟體系的重要市場主體;另一方面,從國有企業改革與發展看,國有企業要把握世界百年未有之大變局的變革方向,抓住中國發展的重要戰略機遇期,順應和引領經濟全球化趨勢,統籌疫情防控和經濟社會發展,切實增強競爭力、創新力、控制力、影響力和抗風險能力,提高企業活力和效率。這一切都需要通過全面深化國有企業改革來積極踐行和實現。在這種背景下,國企改革三年行動正逢其時。國企改革三年行動聚焦八個方面重點任務:完善中國特色現代企業制度,推進國有資本布局優化和結構調整,積極穩妥推進混合所有制改革,健全市場化經營機制,形成以管資本為主的國有資產監管體制,推動國有企業公平參與市場競爭,推動一系列國企改革專項行動落實落地,加強國有企業黨的領導黨的建設等。雖然國企改革三年行動是一個為期三年的改革方案,但具有長期深遠的制度建設和經濟發展戰略意義,將促進更加成熟更加定型的中國特色現代企業制度和以管資本為主的國資監管體制的形成,進而有利於堅持和完善社會主義基本經濟制度,將更好地發揮國有經濟在優化經濟結構和暢通經濟循環中的戰略作用,促進經濟高質量發展。

  關鍵要實現制度創新突破

  文章介紹,中國國有企業改革從1978年“放權讓利”起步,到1993年中央提出建立現代企業制度是國有企業改革的方向,再到2003年開始進一步從宏觀層面進行制度創新,推進國資監管體制改革。進入新時代後,國有企業改革不斷深化,要求進一步推進制度創新,在微觀企業制度方面,逐步探索形成中國特色現代企業制度,這要求一以貫之地堅持黨對國有企業的領導這一重大政治原則和建立現代企業制度這一國有企業改革方向,將二者在企業治理層面統一起來;在宏觀監管體制方面,進一步強調政企分開、政資分開,公共管理部門不履行出資人職責,國資監管機構不行使公共管理職能,推進監管職能從以管企業為主向以管資本為主轉變,這種更加注重基於出資關係對國有企業的監管,涉及監管理念、監管方式和監管對象等多方位的變化,國資監管機構要在防止國有資產流失、提高監管效率的前提下,保證國有企業作為一個獨立市場主體自主運行。制度是運行的基礎,這兩方面制度創新決定了國有企業運行的活力和效率,是新時代國有企業改革深化的關鍵任務。

  應該說,形成中國特色現代企業制度和以管資本為主的國資監管體制是複雜的高難度的制度創新,需要在理論和實踐層面進行不斷探索。國企改革三年行動提出了一系列具體的行動要求和實現目標。比如,在完善中國特色現代企業制度方面,要求全面依法落實董事會各項法定權利,全面建立董事會向經理層授權的管理制度;在形成以管資本為主的國有資產管理監管體制方面,提出了把監管重點聚焦到管好資本布局、規範資本運作、提高資本回報、維護資本安全上來,充分發揮國有資本投資、運營公司在授權經營、結構調整、資本運營、激發所出資企業活力和服務實體經濟等方面的功能作用。通過這一系列改革行動,在形成更加成熟更加定型的中國特色現代企業制度和以管資本為主的國資監管體制上應能夠取得明顯成效,這將對新時代深化國企改革具有重要意義。

  布局要優化 結構要調整

  文章分析,自上世紀90年代以來,中國國有企業改革一直沿著相互關聯的兩條線路不斷深化,一是上面所述的微觀層面的企業制度創新,二是宏觀層面的國有經濟戰略性重組。國有經濟戰略性重組的重要出發點是使國有資本向重要的行業和關鍵領域集中,以更符合其功能定位。進入新時代,我們更加強調圍繞國家重大戰略推進國有經濟布局優化和結構調整,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增強國有經濟競爭力、創新力、控制力、影響力、抗風險能力。中國已轉向高質量發展階段,按照經濟高質量發展要求,國有企業要以創新、綠色、協調、開放和共享新發展理念為指引,在創新型國家建設、“一帶一路”建設、製造強國建設等國家重大戰略中發揮關鍵作用,促使國有資本向關係國家安全、國民經濟命脈的重要行業領域集中,向關係國計民生、應急能力建設、公益性的行業領域集中,向戰略性新興產業集中。面對新冠肺炎疫情衝擊,國有企業更應在暢通國內國際雙循環中發揮重要作用。
 


【外國到香港集運】 


掃描二維碼訪問中評網移動版 【外國到香港集運】 【外國到香港集運】 掃描二維碼訪問中評社微信  

 相關新聞: